器物之美

作品編號: 1-8 9-16 17-24 25-31
   

1. 蓋碗 28x19cm 1921

       這幅畫是畫家遺留素描作品中標有年代、最早的一幅;是他進入台北師範學校後的習作。從圖中可以看出畫家在十四歲的時候就具備使物體在二次元畫面上形成三次元體積感的造形能力,也可以看到他日後的作品注重對位的完形動力表現的雛形。圖中背景的斜線與蓋碗的裝飾花紋形成初步的對位的完形動力的表達-從蓋碗右邊朝右上方伸展的梅枝,拉到背景從右上方朝左下方描繪的斜線,再由蓋碗左邊的向右下傾斜的梅枝承接,三者相互連結形成三度空間的動力線,使畫中的蓋碗充滿立體感。

2. 土窯工人 56x74cm 1952

       面對室外燦然的陽光,畫家在刷洗過的基調上,善用調加白色的不透明彩料,靈活的保持住逆光下主題人物裝扮的鮮明。
       人物表情純樸,身軀表現出充分的實體量感,她的衣服彷彿有著人的體溫。三件瓷器像一家人一樣被寵愛著,紅與藍的著意強調,也似乎流露了畫家作畫時的熱烈情緒。

3. 玻璃工廠 76x56cm 1942

       今日的風城儼然是科技城市的代名詞,在昔日則為台灣玻璃工業的先驅,至今仍是最重要的玻璃製造區。畫家於1942年,畫了這幅以玻璃製造廠為主題的作品。透過作品,讓我們瞭解了早年玻璃製品的製作情形,心裡似乎也浮現出許多令人記憶深刻的、懷舊的家園影象。在畫面上,畫家則以許多直、斜線條來描寫木造工廠的結構,在這些橫、縱的線條下,則有充滿動態的人物穿梭其間,在平面的、靜態的紙面上,呈現了律動的美感。

4. 李小姐 59x76cm 1955

       此作品獲得第五屆台灣全省美展文化財團獎,畫的是畫家同事之女兒,地點在新竹師範學校的美術教室。
       光線在人物的陰陽面作了不少文章,畫家也不負所託,表現得極細密貼切。人物的位置不以正常的方式擺置(通常置於中央,為主要角色),而是面朝向左前方,靠近畫者極近,因而截去雙腳的描寫。倒是背景處理得很仔細:瓶花、石膏像、畫作,甚至小椅子的一角,如他寫生時的徹底態度。小椅角原本無甚重要,但站在平衡畫面的觀點上看,則不可或缺。

5. 後院(蘭花) 53x74cm 1972

       本幅以淡土黃色為底色作畫,因而「留白」(淡黃的色紙)之處也能溶入畫面中。前景主題洋蘭本身的空間處理相當確實,背景從遠而近有數處的白色塊面是畫家刻意安排的群化結構,不可忽視。畫家以不規則的塊面築構背景,在格調上頗為特殊。

6. 小弟 54x73cm 1955

       這件作品與本次展覽第13號作品「小憩」一樣是畫家最小兒子李遠鵬幼年的畫像。幼小的遠鵬手握紅蠟筆在畫畫。畫箱疊置在小木頭椅子上就成了他的畫桌,他穿的小木拖鞋紅綠配色相當醒目,紅色粉蠟筆、木拖鞋紅帶子、紅線條吊帶褲子、左側紅線條手提袋、右後方窗簾紅色圖案,應是畫家在這暖色調作品中有意營造的到三角佈局,而小孩俯身作畫的姿態和手勢,以及專注的眼神,頗能抓住觀眾的注意力,主題突出,這是畫家中年時期筆調鮮活的人物畫。

7. 遺失的花瓶 40x78cm 1959

       花瓶是畫家妻舅贈送的結婚禮物,深得畫家喜愛,即便在戰爭時期空襲疏散的慌亂之際也不忘帶走,由此可見畫家對它的珍愛。一位古董家鑑定這隻造型圓潤飽滿,色澤紫紅帶青的花瓶是明代珍品,畫家心中並不在意。但是幾天後這隻明代瓷品竟不翼而飛,畫家痛失珍物,思念之餘憑印象畫下這幅遺失的花瓶。畫家取長方形構圖,將優雅花瓶安放台座上,上有一束百合花。突出向外的百合花像是接近觀賞者一般。紅、紫、青色彩的變化豐富了花瓶的主題,背景的粉紅色亦是一種大膽的特色。整體風格上的表現,則有別於畫家輕逸自然的畫風。

8. 春色 58x75cm 1956

       這是當年客廳的一角,黑色的臉盆架為夫人的嫁妝,花瓶是畫家在台北選購的,是日人回國前出售的,購買時的價錢約為一錢黃金的價錢,雖然昂貴,仍忍痛買下,並謹慎使用,至今仍保持完整。此畫展現了畫家高度的寫實功夫。盆架正面朝向觀者,並顯現其雕鏤的細膩。以中間的瓶花為軸,左右是對稱的。瓶中的花鮮豔無比,櫃子下有鮮紅色的收藏櫃,與前面的綠色沙發正好成補色之對比。左右有門柱與窗簾作框景,再加上沙發的遠近透視才使得平面化的櫃台有了深度空間的改變。質感的處理很妥切,特別是沙發扶手光滑的木質之感。

  導覽執筆:  蔡長盛、徐素霞、李明倫、黃桂蘭、王淑津